溫馨提示

期貨市場步入40后時代 交易所不再穩坐釣魚臺

時間:2013-10-23 09:22

10月18日,鐵礦石期貨上市當天,證監會宣布粳稻、晚粳稻、膠合板、纖維板四個新期貨品種獲批開展交易。

自此,國內期貨市場正式步入“40后”時代。

2008年到2012年,國內共新上市了13個商品期貨品種。而從今年4月算起,短短半年間就已經上市焦煤、國債、動力煤、石油瀝青、鐵礦石5個品種,使得現存上市品種達到36個之多,加上近日獲批面世的雞蛋期貨和4個新品種,今年年終期貨品種數量將達到41個。

事實上,正在研發中的期貨品種數量遠遠超乎人們的想象。根據記者不完全統計,當前已經公開的未上市期貨品種數量就已經有數十個,包括肉雞、生豬、棉紗等。

期貨品種數量并不是關鍵,重量級品種的接踵上市,說明期貨作為服務國民經濟的風險管理工具日益受到市場和決策層的重視,期交所的錯位競爭及舊格局的瓦解則日益臨近。

“壞孩子”重生

國內期貨市場曾經是個“壞孩子”。

“國內期貨市場至今在金融領域沒有理直氣壯的一席之地,社會公眾形象不佳,主要應該歸咎于多年的市場惡性操縱以及由此引發的一系列不良反應。”著名期貨投資者青澤在其回憶錄《十年一夢》中總結道,“國債期貨、膠合板、紅小豆、綠豆等一次一次地出事,使中國期貨市場背上了不可承受之重。很多年來,在政府高層眼里,期貨一直是個令人頭痛的孩子。”

而2013年國債期貨與膠合板期貨的“復活”,象征意義十分強烈。

事實上,當人們開始知道“327事件”中的“327”并非一個日期而是國債代號時,當“老期貨”們開始向人們講述在那場對決中一敗涂地的萬國證券和管金生時,冷寂多年的期貨市場就已經重新回到中國經濟的中心舞臺了。

從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的全年經濟社會發展主要任務,到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的熱點項目,期貨行業在2013年幾乎沒有缺席中國經濟最前沿、最緊迫的議題,行業的急速擴張亦如期而至。

今年前9月,國內期貨市場累計成交15.93億手,超過去年全年的交易量14.5億手;成交金額高達206.4萬億元。而僅僅在五年前,整個市場也只有13億手成交量和72萬億元的成交額。

受益于急速擴張的市場,期貨公司行業亦從2011年以來全行業收縮的寒冬之中復蘇,根據中國期貨業協會數據,全國160家期貨公司2012年實現凈利潤35.77億元,較2011年的12.4億元快速增長了199.68%。

而在上一次“治理整頓”中碩果僅存的三大商品期貨交易所,則隨著中國經濟國際地位的不斷提高,在世界范圍內奪得了數個重要高地。大連商品交易所[微博]已經是全球第二大農產品期貨市場,全球最大的油脂、塑料期貨市場和唯一的焦炭期貨市場;上海期貨交易所銅期貨價格成為世界銅市場三大定價中心權威報價之一。

盡管如此,期貨市場的恢復發展亦剛剛走上正軌,與其他世界經濟大國的差距仍十分巨大。

北京工商大學證券期貨研究所所長胡俞越指出,中國證券市場的三大失衡表現為“股市債市失衡,場內場外失衡,期貨現貨失衡”。國內期貨行業起步較晚,目前仍以商品期貨為主,海外市場交易量占比較高的金融期貨僅有一只股指期貨。2012年國內期貨市場交易量為14.5億手,僅占美國的20%左右。

“40后”時代

十年前,中國期貨市場還是“一豆獨大”,大商所的大豆期貨竟一度占據整個市場70%的交易量。

而今年期貨市場的復蘇,最明顯的例證就是期貨品種的加速上市。

一方面,關乎國家基礎工業的上游產品陸續推出,以動力煤、鐵礦石期貨為代表;另外一方面,人們日常生活中司空見慣的商品亦獲上市,如雞蛋、膠合板等等。期貨品種創新正在國民經濟的縱深和廣度上都有顯著的延伸。

“最近新上市的期貨品種實在太多,以至于我們難以迅速跟上節奏。”申銀萬國期貨研究所人士告訴記者。

事實上,正在研發中的期貨品種數量遠遠超乎人們的想象。

根據記者不完全統計,當前已經公開的未上市期貨品種數量就已經有數十個,包括肉雞、生豬、棉紗、馬鈴薯、粳稻、晚粳稻、生絲、干繭、花生、花生油、木材纖維板、木材膠合板、聚丙烯、化肥、尿素、乙二醇、短纖、鐵合金、熱軋卷板、合成橡膠、原油、燃氣、天然氣等等。

除此之外,商品指數期貨、期權等金融衍生品也在加速研發之中。

鄭州商品交易所正在研發商品價格指數期貨、商品價差期貨、商品波動率期貨;大連商品交易所的大豆期權、農產品期權、農產品指數、木材指數期貨、煤炭價格指數期貨亦在緊鑼密鼓的準備之中;上海期貨交易所的有色金屬指數、期權、銅期權、鐵礦石指數期貨仍處于研究設計階段;中金所的股指期權早已在仿真之中。

盡管今年年底期貨市場有望進入41只品種的時代,但與世界水平相比,中國在衍生品領域仍然有著巨大的追趕空間。

“從投資學的角度來看,我們現在可以進行配置的金融工具還是太少。從前我們只有股票,沒有指數;有了指數以后,我們還沒有期權,這樣就不能完全滿足對沖風險的需求。”申銀萬國智富投資有限公司總經理閆淦智向記者表示,“但幸運的是,我們趕上了中國金融衍生品大發展的時代。”

雖然中國的金融衍生品市場仍處于相對初級的階段,但其爆發出的潛力已經令先行者感到大吃一驚。

“在美國,一個期貨新品種的成熟需要3-5年,所以我建議中國朋友不要只看上市后幾個月的表現。”世界利率期貨之父Richard L.Sandor近日做客中金所時指出,“以國債期貨為例,我們在1975年推動這個品種上市的時候,第一天的成交只有區區140手,遠遠低于你們的數萬手。在這個品種上,中國政府和交易所的通力合作,表現很出色。”

競爭撲面而來

“現在中國市場的情況,類似美國的1975年。美國期貨公司在手續費價格限制打破以后,行業發生了巨變。”閆淦智表示,“一批在金融衍生品領域見長的期貨公司脫穎而出。”

記者在采訪中發現,這一觀點在不少老總中取得了共鳴,“衍生品專家”這一關鍵詞不絕于耳。某券商系背景期貨公司老總更是直言,未來他所執掌的期貨公司可能就會退回到股東背景中去,成為券商的衍生品部門。事實上,高盛等海外投行在衍生品領域的收入超過總收入的50%,這一前景便是這些公司未來的目標。

除此之外,另外一種“小而美”的模式亦吸引了不少近年來赴歐美考察的高管的目光。

“有的公司專注于農產品領域,為全球客戶設計套保方案;有的專門從事經紀業務,除做市商業務外從不試圖自營;有的CTA(商品基金)只有員工幾十名,管理資產近20億美金。”某期貨公司老總向記者表示,“我們已經遠遠地看到一個高度發達、高度分工的期貨行業,當前160余家業務雷同苦苦掙扎的期貨公司必將發生重大改變。”

從凈資產來看,美國專業期貨公司新際公司(Newedge)2011年的凈利潤和凈資產分別達到2.69億元和97.1億元,相當于中國期貨業龍頭永安期貨和中國國際期貨的利潤總和,而凈資產亦是這兩家公司總和的4倍左右,差距明顯。

更為重要的是,長期穩坐釣魚臺的交易所們將會感受到撲面而來的挑戰。

一方面,交易所之間“井水不犯河水”的局面已經悄然打破,幾個交易所爭奪同一個品種的現象已經時有發生,而同一產業鏈內的多個品種分屬不同交易所的局面亦已形成。

另外一方面,中國期貨交易所已經擔負起向世界推銷“中國價格”的重任,無論是大商所的鐵礦石期貨,還是上海期貨交易所的原油期貨,其影響都遠遠超越國界,對交易所早已熟悉的操作模式沖擊很大。

大連商品交易所理事長近日就表示,鐵礦石期貨的上市只是“萬里長征的第一步”。作為一個國際化程度相當高的大宗商品,大商所鐵礦石期貨能否為業界和產業認可,為國際貿易企業認可,將包括對大商所多年形成的一些交易制度、風險控制辦法的改變,面臨的創新挑戰是極其艱巨的。

(文章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作者:常亮)

網站對話
live chat
客服軟件
live chat
新湖期貨官方APP湖寶
上海快3结果